栏目导航
○书院研发
推荐产品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9-89305858
总部地址: 西安市雁塔区富鱼路双旗寨工业园58号
当前位置:主页 > ○书院研发 >
让学生、游客体验当地的书院文化
浏览: 发布日期:2019-01-07

  日前,古香古韵的苏氏书塾迎来了“菊傲寒霜·古韵悠扬”2018菊花展,近半个月来,这座百年书塾每天门庭若市。禅城区文化部门为它找到了与现代生活的连接点,让它变得时尚起来。

  佛山是一座崇文重教的城市,历史上,各地乡村都可听到书声朗朗。时至今日,我们还可以在五区的许多乡间看到这些书塾与书院的遗迹。在千年学脉的绵延中,它们承担着教书育人、以文化人的神圣使命。兼济天下的通济精神,借助它们得到了渗透和延伸。

  如何让它们活在当下,为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作更大贡献,则是我们今天必须思考的问题。

  书院是中国古代独具特色的一种教育形式,其始于唐、兴于宋,至南宋时发展成熟,经元、明、清直至近代改制为学堂。

  由于历史原因,国内的众多书院曾一度消失在人们视野中。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书院重新归来,一方面是传统书院逐步修复并开展活动,另一方面是当代新建书院也随着传统文化的复兴而不断涌现。

  如果说中国教育史是一部厚厚的书籍,书院文化则是里头最重要的章节。位于南海西樵山上的三湖书院,就是这个章节里最精彩的篇目。

  从历史上看,佛山有着“状元之乡”的文化底蕴,这里崇文重教、人才辈出。康有为、詹天佑、陈启沅、黄飞鸿、黄君璧、冼玉清等一批时贤俊杰,是南粤史上的璀璨明珠。而这批人士的涌现,西樵山上的书院文化可以说居功至伟。

  三湖书院因康有为、林则徐闻名于世,一度与国内著名的岳麓书院、白鹿洞书院等媲美。

  1902年,清帝光绪下令废书院、兴学堂,三湖书院淡出历史舞台。随后的时间里,书院曾做过西樵山中旅企业的员工宿舍,后于1978年被拆建成三湖宾馆,专门接待游客。

  随着国人日益重视优秀传统文化,2014年,政府部门决定在原址复建三湖书院。

  “一个活的书院”成为三湖书院恢复发展的目标。复建书院,首先就要促成其与周边景观的融合。记者了解到,复建后的三湖书院,与原有的若谷岩、刻有“坐看云起”的漱石台、玉池墨浪等附属景点成为一体。传说玉池墨浪是当年康有为在书院读书的时候,常在池里洗笔砚,整个池水蓝黑如玉,池里鲤鱼也因贪吃余墨,变成了文鱼,成为西樵山著名的“文鱼吸波”景点。

  与此同时,三湖书院还和中山大学合作,挂牌成立岭南文化研究院,重新赋予它学术交流和文化传播的功能,这成为三湖书院文化的一种回归。

  三湖书院还加入了体验式活动,每年都会举办开笔礼、状元礼等,并开设国学讲堂,让学生、游客体验当地的书院文化。

  时至今日,在书院热的今天,三湖书院成了一个范例式的存在,其与教学科研相结合的文物保护、利用的模式,被称为“三湖书院模式”。

  三湖书院在全国具有很高的知名度。但是,佛山还有很多散落在各处乡村的书院,他们或许没有诞生一代大儒,却在默默承担着教书育人、以文化人和传道授业的使命。

  可惜的是,由于历史原因,如今佛山的很多书院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利用。前几年,佛山图书馆地方文献室馆员梁燕常年到各村居搜集当地史书,也看过很多书院。在她看来,禅城老城区的很多书院都已不复存在,只剩下一小部分,平常也是大门紧闭,“并没有充分运用活化起来。”梁燕惋惜地说。

  这一现状在这一两年有了很大改变。有着高度文化自觉的佛山人,已经开始了书院活化之路。

  位于佛山三中内的佛山书院是老城区内的著名书院。据民初《佛山忠义乡志》记载,梁启超先生在佛山书院游学时,于光绪十五年(1889)中举。同门中,还有曾任北洋政府国务总理的三水人梁士诒。

  早在去年初,佛山三中初中部就计划对卫国路初中部校内的“秀岩傅公祠”进行保护性开发,并在此位置上复办“佛山书院”。复办容易,但如何活化,成为摆在学校面前的难题。

  佛山科学技术学院教授巫小黎充分肯定了此举所具有的重要意义和教育价值。他建议,复办之后,不要拘限于本土小地域,要有大广东、大佛山的宏观视野,深挖岭南政治、经济、文化等各行业名人渊源,承担“地域文化基地”的功能。同时拒绝同质化,让佛山书院成为岭南地区独一无二的文化名片。

  佛山民间艺术社原主任谢伟松则从艺术经营的角度出发,认为佛山书院不适宜开发展示和旅游功能,而应该基于学校和学生的实际需求,找到古建筑文化与生活需求的连接点,将无形意义延伸到实际教育生活中。“书院文化和宗族文化是岭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开发利用本土文化资源,提升学生的人文素养。”他建议,可以校本课程为抓手,推进佛山陶瓷、锻造、剪纸、木版年画、龙舟说唱等多种优秀本土文化进校园。

  上述种种可以看出,其实社会各界均关注着书院的发展和未来。事实上,除了文化界人士和普通市民,这一两年来,文化部门也积极谋划着书院的活化工作。每年的12月,位于禅城普君市场附近的苏氏书塾都会举办菊花展,吸引大批市民走进其中,了解欣赏书院文化。

  位于石湾的莲峰书院,于1998年被定为“佛山市文物保护单位”。佛山文物专家吴庭璋介绍,莲峰书院始建于清初,由康熙年间最后一任南海知县宋玮召集七堡士绅捐资修建,作为七堡内54个村庄子弟的教育场所。

  史料记载,为保障书院运营,莲峰书院拥有自己的产业,除店铺、田产收入,就连当时丰宁寺的收入也归到莲峰书院。然而,清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让书院原先承担的教育功能不复存在。

  新中国成立后,莲峰书院曾被作为老人院之用,后又被用作职工宿舍。一直到2015年,禅城区政府发布禅城区文化升级两年行动计划,启动对丰宁寺-莲峰书院的修缮工作,向社会募集慈善资金,得到广东宏宇集团的支持。2015年9月,丰宁寺-莲峰书院修缮工程全面启动。

  近日,记者在莲峰书院一带走访时发现,修缮工程仍在紧张进行中,书院外围框架已修建完成,但内里的布局装修还有待完成。

  事实上,无论修缮还是重建,均有助于恢复书院原貌,但如何活化,才是最重要的课题。书院流传千年的不仅仅是其建筑,更是其中的文脉精神。

  禅城区教育局调研员李剑平认为,书院之教学不仅限于传授儒学经典,更在于传播经邦治国的思想;不仅为学生授业解惑,更要为天下人提供济世之道。

  对于书院的活化,李剑平有着自己的独特思考。他认为,书院首先是传承,传承书院精神,强调个人和群体的刻苦、勤奋、志气、礼仪、恭谦、孝义、修为等,其次是传播,通过相关文化活动,将书院精神内化并传播出去,感染后人,再者就是发展,将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结合起来,给传统书院赋予现代文明文化内涵。最后就是与时俱进,合理利用,挖掘更多的传统文化教育资源。

  “展示和教育活动更多一些,更活泼一些,让市民尤其是青少年亲近传统文化,了解书院精神,体验具体的文化内涵。”李剑平说。

  中山大学讲师吴劲雄曾在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学习。对李剑平的观点,他表示赞同。在他看来,当前书院复兴面临的主要难题,是复活书院的形式还是精神的问题。如果仅满足于重新修复书院,将其纳入所谓的文化旅游,或硬生生地将四书五经纳入学校课程,这与书院精神是不相符的。“其实,书院的文化担当是最重要的,‘传斯道以济斯民’的襟怀和‘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担当,是书院精神的重要内容。我们可以借用现代信息技术手段,从更广阔、更深层次角度,传承书院文化。”